當地時間25日,泰國曼谷,示威者在曼谷商業區集會,抗議泰國軍方軍事政變,泰國士兵抵抗示威人群。泰國陸軍副發言人文泰在25日聲明中說,軍方要求民眾遠離示威集會,由於眼下情況特殊,一些民主原則可能無法正常實施。圖/CFP
  25日是泰國軍事政變第四天。泰國媒體報道,政變將軍巴育·占奧查將於今日獲得國王批准,正式出任當局領導人。流亡海外的前總理他信·西那瓦通過社交媒體發聲,稱對泰國再次發生軍事政變感到悲傷。外媒報道稱,泰國前總理英拉25日獲釋。
  【巴育】
  國王批准巴育任當局領導人
  25日晚間,《曼谷郵報》報道,巴育將於26日正式得到批准他出任全國維持和平秩序委員會領導人的國王諭令。巴育已經決定26日上午10時49分在曼谷陸軍司令部舉行儀式,接受國王諭令。而後,巴育將通過全國電視網絡發表電視講話,闡述軍政府的後續政策,內容包括發佈過渡憲法、建立國家立法理事會等。
  軍方否認國王拒見巴育
  就先前一些媒體稱政變領導人巴育覲見未果的傳言,泰國軍方25日闢謠說,巴育未曾覲見,但於本月20日宣佈戒嚴和22日宣佈政變當天向國王的私人秘書辦公室分別遞交書信,陳情述職,介紹軍方行動和相關情況。陸軍發言人說,秘書處已答覆巴育:國王已知相關情況。
  按過去的“政變傳統”,政變軍人往往會在政變當天覲見國王。但這一次政變未見有覲見消息傳出,從而傳出泰國王拒見的傳言。
  不過,一些媒體猜測,可能是因為國王眼下不在曼谷、而在海濱城市華欣療養的緣故。據新華社
  【他信】
  他信要求“把快樂還給人民”
  就在國王即將任命巴育出任當局領導人之際,他信25日下午在自己的推特賬戶下給政變集團寫了8條留言。他信說,作為一名曾經的泰國民選總理,他對泰國再次發生軍事政變感到悲傷。
  “泰國之所以產生長期矛盾,是因為各派不講規則,不講公平,誣陷詆毀,互不信任,導致泰國人遺失快樂,不像十年前那樣互致微笑,”他信寫道,“我請求政變當局把快樂還給國人,讓國人像十年前那樣相互面對,相互微笑,讓所有人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,對國家的未來充滿希望。”
  他信說,軍政府應當“公平對待各方”,無論是否贊同對方,“都應當按照國際規則行事,尊重人權,透明公開,讓泰國在國際舞臺上繼續受到尊重”。
  他信獨子遭軍方“特別保護”
  政變後,英拉受到軍方控制;24日晚,他信的獨子潘通泰也被軍方從老家清邁“護送”至曼谷,致使清邁不少民眾組織集會抗議。
  軍方25日稱,並未逮捕潘通泰,只是暫時對他進行“特別保護”。
  多國願容留他信建流亡政府
  25日,政變軍方宣佈,將對他信的加拿大籍律師伯羅特·阿姆斯特丹採取法律行動,已責成外交部切斷阿姆斯特丹的通信渠道。此前,阿姆斯特丹在接受多家外國媒體採訪時說,多國已經表示願意收容他信在其境內組建流亡政府。
  陸軍副發言人文泰·素瓦里說,此舉違反了政變後相關法令,給泰國和平製造了混亂。據新華社
  【英拉】
  英拉獲釋但禁止出國
  又訊 據外媒報道,泰國軍方宣佈,被扣留的前總理英拉已經獲釋,她目前仍必須獃在國內。此前,泰國軍方已經要求包括英拉在內的逾100名政界人士向軍方報到。
  此外,25日,泰國前總理、民主黨黨魁阿披實在被泰國軍方軍事維安委員會釋放後,在他個人社交平臺發表文章,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,並向人民致歉,稱已經盡全力周旋但還是無法保護住國家的民主制度。
  25日,泰國軍方發佈命令,要求所有商人不得與前內政部長乍魯蓬·琅素旺和教育部長差徒龍·猜森發生任何資金往來,因為這兩名前看守政府部長至今未向軍方報到。(曉奕)
  ■ 解讀
  聽泰國學者說政變
  泰國軍事政變為何發生,會走向何處,根源在哪裡
  對於幾天前軍事政變發生的原因、走向和根源,泰國清邁皇家師範學院學者葛潘·納卜帕有自己的解讀。葛潘自稱不傾向於任何一派,僅從一名關註政治局勢和憂心國家未來的普通泰國人角度思考問題。
  政變是種“解壓”
  葛潘認為,政變在泰國從來就是一種“解壓”方式,當政治各派互不相讓致使壓力加劇到無法釋放時,軍隊就會介入,排放政治壓力。葛潘說,以這次政變為例,看守政府不肯下臺,上議院不願彈劾政府、選舉委員會對選舉立場躑躅不定,反對派持續集會,誰也看不到政治出路。長此以往,選舉無望,即使選舉,也會再次出現上次選舉的情形,即反對黨抵制,反對派阻撓,致使選舉無效。“再選也是做無用功。”
  葛潘認為,軍方在此情況下介入,“不是以奪權為初衷”,至於軍方是否會戀權,需要看軍政府會在多久後還政。
  錯在各方均不讓步
  當被問及誰是這次危機的過錯方時,葛潘認為,無論是軍方、原執政黨、反對派還是紅黃兩派的集會者,“也許誰都沒有錯,錯就錯在誰都堅持只有自己是正確的”。
  葛潘說,這次危機是以時任總理英拉·西那瓦去年底試圖在國會推動赦免自己的兄長他信為導火索。從程序上看,英拉及其領導的執政黨完全沒有違反法律,所以英拉和執政黨認為自己的做法正確。而反對派提出不同意見,繼而組織大規模示威活動,也在按程序走,從他們的角度上說也沒有錯。執政黨有權解散下議院,有權組織選舉,而反對黨也有權抵制選舉,法院更是有權廢除選舉和判英拉違憲。但問題在於,誰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為國家服務,各方需要從國家利益的角度出發,才能促進國家向穩定方向發展。
  談及政變後的政治走向,葛潘說,無論軍人怎麼做,無論憲法怎麼修,無論制度怎麼改,“只要各方繼續堅持只有自己是正確的,而不尋求妥協,就不會有出路,政治鬥爭還會周而複始繼續死循環”。
  媒體成政客傳聲筒
  在葛潘看來,在泰國,很多因素導致政治變味,致使一些政治手段和程序無法發揮效用。大大小小的選舉都可以金錢被“買通”甚至“買斷”,而原本應該說真話的媒體也被一些有立場的大財閥、大集團控制,為這些人的政治利益代言。一些政客不僅有政治地位,而且掌握大筆財富,然後他們就會創辦媒體,為自己的利益說話。
  例如,“黃衫軍”創始人之一頌滴·林通坤,原本就是《經理人報》的創辦者,後來又創辦了ASTV電視臺,每日直播集會情況,並呼籲支持者加入。而“紅衫軍”也有不少自己的廣播電臺和社區電臺,這些媒體在政治混亂時期成了政治運動的動員工具。
  拿王室說事非忠心
  當談及政治鬥爭和泰國王室時,葛潘批駁一些泰國媒體和政治利益集團“把王室搬出來說事”的做法。葛潘說:“泰國人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,對國王要愛戴與忠誠,但現在,恐怕一些人只剩下愛戴,而不太忠誠。如果忠誠,就應當以王國利益為先,以民眾福祉為先,做國王所想。”
  葛潘說,無論是上臺當政者還是在野黨派,都應當努力化解民眾間的分裂,彌合派別間的嫌隙,而不是為了各自集團的利益擴大化矛盾。 據新華社  (原標題:泰國前總理英拉獲釋禁出國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hvpkwrzcley 的頭像
phvpkwrzcley

異國短毛貓

phvpkwrzc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